Friday, March 30, 2012

妻心如刀(第三十七章)局部照片

妻心如刀(第三十七章)局部照片

妻心如刀

作者:妖
2012/03/19發表於:春滿四合院


(第三十七章)局部照片

車修好了,但是我一直沒有去取,心裡有種動力不足的感覺。

下班,心情寥落,而身邊的人們像往常一樣熱情高漲,跟著談笑中的人群走
出公司大樓,外面的世界一下子嘈雜起來。獨自站在月台的邊上,看著身旁那些
熱情揚溢的人們,或悲或喜。

--我現在很喜歡混在人堆裡,看別人的表情變化。我不急著回去,所以我
不像別人等車那樣焦急,無所謂的等待著自己想坐的車來。

而這樣無聊了十幾分鐘之後,忽然有輛黑色的奧迪A8「吱~~」的一聲在
我旁邊停下了,我以為別人要下車,往旁邊讓了兩步,那駕駛室裡的人把車窗放
下來,竟然是艾沫沫。

「我送你吧?」她笑著說。她那雙漆黑的眼睛很亮,能看到我的倒影。

我猶豫了一下……「順路的。」她笑了笑說。我猶豫了兩秒後打開車門,坐
了進去。

回家的路上她問我要不要順道跟她一起吃晚飯,說是感謝我,我推辭了一下
也沒有拒絕。雖說我並不覺得我幫了她什麼,只是我有些害怕一個人晚上呆在家
裡,有人在一起說話也好。

她跟林茜是有些不同的,說話做事都條理分明。她似乎很想聽我說關於我的
事,但是我都迴避了,我怕我一說就會說到林茜的事,有些事,還是不適合跟別
人說吧。

晚上回來已經10點多了,打開家門準備掛衣服的時候,居然發現家裡有人
活動過的痕跡。我有些吃驚,以為家裡進了賊。我把衣服夾在懷裡,打開客廳裡
的燈,從裡到外的看了一下,最後看到桌子上有作好的菜被飯罩罩著。我鬆了一
口氣--林茜晚上居然回來了。

我去臥室看了一下,她已經睡下,早就睡著了。我獨自把衣服掛在臥室門口
的衣架上,然後坐在她旁邊,看著她。她睡得很熟,呼吸很均勻像個小孩,心情
不知道為什麼,忽然變得平靜了很多……

去漱洗,然後關了燈,半蓋著被子挨著她坐在床上。窗外的夜光有些許漏進
了家裡,把一切似乎撒上了一層薄霜,心情似乎變得安寧了幾分。

其實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什麼挽回的可能了,這些天我一直不想面對,
也是因為這樣……我跟她之間其實只剩下一個結局了。

旁邊睡夢中的林茜喃喃的小聲說了些夢話,我看著她,她的手枕在自己的手
臂上,臉上有種微微的笑,那表情就像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一樣。

窗外射進來的霓虹正在變幻著顏色,有種舞蹈的節奏,遠處應該有人正在狂
歡吧?

……很多事也應該開誠佈公的講清楚--我想我無法原諒一個這樣的女人在
我身邊了,她的行為完全沒有任何藉口,是最標準的出軌,雖然我仍然很愛她,
但是當我跟她把事情說清楚的時候,也只有離婚這一個結局了。

黑夜中的家,像是我的一個窩,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。在這裡有我們幾年來
普通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做飯、打鬧、討論未來、為了升職而操心……各種片段
在屋子裡飛。也讓我的心有說不出的傷楚,失去的時候,人總是會想起很多擁有
時的快樂。

在那些事情發生之前,我自認一直很幸福,我也一直認為林茜也是如此……
但是對於感情,我最終發現我似乎從來沒有理解過林茜。

我結婚的時候,曾經跟她說婚姻並不是愛情的墳墓,現在離婚了,其實反而
更像是愛情的一種葬禮--也許分手了,她跟楊桃子之間反而會土崩瓦解了。

我不願意再多想這個問題,跟她找個時間仔細的談一下吧!不管我期待的是
什麼,我想如果她對我還有感情,我跟她也應該談一下。談一下,談怎麼分手也
好……

我打算明天專門請個假,讓林茜一起去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候的那家茶座坐一
會兒。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對我也很冷漠,為了跟她搭上話,我之後花了半
年多的時間,幾乎想盡了辦法……

……跟林茜把這件事兒談一下,為我跟她畫個句號吧!

第二天。

上午9點多的時候,我的假已經請好了,正在打算跟林茜打電話的時候,林
茜卻忽然跟我來了個電話--說我媽媽來了。

媽媽之前完全沒有跟我打招呼,所以有點兒措手不及。我跟林茜結婚之後,
她一直都很喜歡林茜。跟往常一樣,她直接先去了林茜上班的地方,而且這次跟
她一起來的還有好幾個老太太,她們都是老家天主教會的人。我老媽退休之後就
被人忽悠進了教會,這次是來跟我們這裡的教會搞活動的。

林茜在電話裡說,老太太們在家電城見人就送聖經,說是播撒福音。我能想
見這種事兒給林茜帶來的尷尬,林茜在電話裡跟我講起來的時候,卻很開心,倒
是沒有一絲的不快。

我到家電城的時候,媽媽正跟林茜並肩牽著手站在人叢中,她老遠的跟我招
手,高興之情溢於言表。

我心中有些歎息。我媽媽以前就很喜歡跟別人炫耀自己家的媳婦好,現在那
幾個教會的老婦女也一直在說她跟林茜像母女,我只能苦笑--我跟林茜離婚,
老媽肯定是不支持的,不到萬不得已,我也不想跟她解釋得太清楚這些事兒。

下午我跟林茜帶著老太太們去給教堂購置東西。我跟林茜陪著她們一起去了
東華門買老布鞋,這個地方街面很寬廣,地上不是柏油,而是很瓷實的混凝土方
磚,有種一望無際的平坦。我跟林茜一直慢慢地跟著那些熱烈討論著福音推廣的
老太太們後面,她一直挽著我的胳膊,像隻小鳥一樣左顧右盼。

陽光很好,感覺似乎又回到了過去。

到了商場後,我站在商場門外等著,林茜陪老太太們進去買東西,幫她們還
價。這個地方一年四季幾乎完全沒有清靜的時候,從早到晚總是人潮熙攘,買東
西的跟賣東西的商家聲音此起彼伏的。

老太太們出來的時候都很高興--對於購物似乎很滿意,並執意要用教會的
錢給我們未來的小孩買雙小布鞋,說是神恩。那雙黑色的小鞋子被我提在手上,
有種說不出的悵然。

林茜跟她們聊到孩子的事兒,很興奮,一直跟她們走在一起,似乎在向她們
請教。那些老太太們也時不時回過頭來看我一眼,我知道她們也一直在小聲的談
講關於我跟林茜生孩子的事兒,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惘然。

我不知道林茜是在想什麼,她仍然想跟我一起生個孩子過一輩子嗎?我看著
前面她姣好完美的身材,有種說不出的矛盾感。

那群老太太中有人不住地上下打量林茜,我聽到她們在跟媽媽說:「……屁
股大好生養,這個身段兒,生的肯定是兒子。」媽媽笑得合不攏嘴,而我只能跟
在她們後面,偶爾能找個地方坐一會兒。

這樣一直混到下午大約五點多的時候,等她們從一家商店出來的時候,我跟
她們提議說:「時間差不多了,一起去吃晚飯吧!」因為這時天色雖然看起來還
早,但是坐車到那裡基本上也就六點多了。

林茜似乎一直沒有注意時間,她聽我這樣說,看了一下手機時間,忽然似乎
若有所思。我總覺得她有些心事,於是不動聲色的問她:「是不是要回你媽媽那
兒去了?」她搖搖頭說:「不是。」

她把手機放回荷包,靠近我說:「你呀,昨天回來得晚,我沒來得及跟你說
了,我以後都不用回去了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我之前跟你說了啊,老婆只去幾天就會回來的。」她笑了笑,噘了下嘴說
道:「本來想給你個驚喜的,你啊……」

「……」我沒作聲。

我們一起去驛城街的晉鄉居,那是我們常去的一家酒店。老人家中有幾個身
體不好,對食物有講究,媽媽跟幾個老太太點了菜之後一定要去廚房跟燒火的師
傅專門囑咐,林茜跟著她們一起跟人溝通。

過了一會兒,她一個人回來,只是站在包間雕花門外愣著,似乎在等媽媽她
們,我能看出她的樣子裡有一絲憂鬱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我喊了她一聲:「噯!」我本來是想問了一下她怎麼了?

她回過頭來,愣了一下,問:「什麼?」接著她看了一眼外面跟我說:「好
了,我陪媽媽她們去了。」

……她在想什麼呢?

第二天的上午,原計劃是接著陪老太太們一起去北月河市場買東西,林茜早
上接了個電話後跑來跟我說,她們公司來電話來說今天要考業務,她是主考官,
不好請假。她說這話的時候,穿著被稱為仙女學院的黑色中袖長裙站在臥室的門
外,裙子把她的氣質襯托得非常嫻雅,她的臉上有很多的無奈。

我正在裡面穿外套,這件事她一週前就跟我說過的,我記得還有幾天的,沒
想到會是今天。

「那算了,我陪她們就行了。」我一邊往外套裡伸胳膊,一邊說。

「老公,對不起啊……我昨天晚上也一直在擔心這個事情。沒想到還是這樣
了……」

「你昨天老發愣就是在想這件事嗎?」

「嗯。」

我噓了口氣說:「沒事的。」

上午10點,林茜上班以後,我到達北月河公園門口,等著跟那些阿姨和老
媽在這時碰頭。這個時候到處都是遊玩的人,中間摻夾著不少賣糖人、賣小紅旗
和地圖的小販,我在人群中百無聊賴的等。

那些老太太們昨天晚上一起去了這邊的教堂開碰頭會,有幾個老太太跟媽媽
一起睡我們家,而別的老太太則睡在親戚或朋友家裡。等人都來齊的時候已經快
11點了,我幫她們找車,一起邊走,一邊聽她們誇我有孝心,我只能苦笑。

一路上那些老人家幾乎不住地在談論著家長里短,包車把老太太們快送到北
月河市場的時候,在車上忽然接了一通老總的電話,他火急火燎的跟我說要我立
即趕到一家商務酒店,那酒店名字叫五月花,就在我家附近,路很熟。

我問老總怎麼了,他有些著急的說:「你怎麼請假了?今天公司二十週年年
會,一點半開始。」他忽然壓低聲音跟我說:「你升職的事兒,公司已經定下來
了,下午就宣佈。」接著嚴肅的說道:「馬上來,千萬別遲到了!」

二十週年年會,我倒是真忘了。我昨天請假的時候,老總不在公司,我直接
跟另一個管人事的說的,現在想想那個人跟我一直有點兒不對路,他肯定是故意
的。

我看了一下錶,已經12點多了,時間上還來得及。老媽剛才聽到我的電話
了,她有點兒擔心的跟我說:「你早點去吧,我們丟不了的。」

「年青人忙是好事兒啊!」其中一個老人家接著問我:「媳婦今天怎麼沒來
啊?」她似乎是對林茜印象很好,佈滿了皺紋的臉上滿是熱情。

我正在想說她今天有點兒忙,抽不開身,那後面的一個阿姨插話說:「人家
年青人有事兒要忙呢!問這幹嘛?」

「嗯,她們公司有急事兒,抽不開身。」我笑著跟她們說。

「是啊,她是在北門上班吧?那兒正折遷重建呢!我剛才坐車來的時候,看
到她了。」另一個老太太說。這老太太來得最晚,說是路上堵車了。

我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老太太似乎發現我認為她說錯了,改口說:「我當時
在公交上,去到北門的時候,看見有個女孩身材跟你媳婦很像。」她頓了幾秒後
說:「估計著是我眼花了,那兒拆得亂七八糟,現在都不住人了喔!」

我心想,她今天在家電城考業務,不可能在北門吧!

把老太太們送到地方後安置了一下,自己趕快搭計程車往酒店趕。五月花商
務離我家很近,是家五星級的商務賓館,做商務的話,交通還算方便,也有很寬
廣的停車位。我坐出租從側門繞進去的時候,已經1點過5分,時間已經差不多
了。

付錢下車,這時有輛藍色的馬自達呼的一聲開進來,「卡!」一聲停在我旁
邊的停車區裡。那車上下連著下來六、七個男的,都穿著我們公司的工裝。那輛
車我也認識,是一個姓龔的同事剛買的,買的時候我還跟著作了參謀的。

這會兒他們辦公室的六、七個人是一齊蹭車來的,擠了圓圓的一車。這麼人
摞人的坐過來,下車之後他們居然也沒伸胳膊踢腿的活動,而是一齊聚攏把其中
一個人攏在中間,一塊兒看他手上的東西。

那駕駛室裡的小龔也下來,「啪」一聲把車門關上,湊過去一塊兒看。我有
點兒好奇,跑過去猛地一拍小龔的後背,他嚇一跳,回頭看到是我,說:「靠,
是你。」

我也湊過去看,一邊問:「你們看什麼呢?遲到了還看。」

「好東西……」他說著低頭去接著看。

我跟他們攏在一塊看。中間那同事手上拿著公司那台德國相機,相機螢幕上
有一張女人的局部圖片,似乎很多張,他正在向後翻看。我湊近了看了一下,是
同一個女人的--幾乎都是局部亂拍,沒有臉,只有腰跟屁股,看上去像是開車
跟在後面慢慢拍的。

那圖片上的街景看著有點兒眼熟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